首页 »

郎平自称袁伟民“关门弟子”,功勋师徒《巅峰对话》共忆女排35年九冠路

2019/10/10 17:32:15

郎平自称袁伟民“关门弟子”,功勋师徒《巅峰对话》共忆女排35年九冠路

郎平率领中国女排夺得里约奥运会冠军后回到北京,袁伟民给她和老女排队员们每人发了一个大大的“红包”,里面装的是什么?里约奥运会上,当中国女排输给荷兰队、塞尔维亚队一度落到小组第四后,不少人给袁伟民打电话问球队还有没有戏,袁伟民是如何“预言”的?郎平2004年想接过美国女排帅印,又担心引起中国球迷反感,她经历了怎样的内心纠结……

 

近日,国家体育总局原局长助理何慧娴和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李仁臣合著的《巅峰对话——袁伟民郎平里约之后话女排》一书出版。由于作者和郎平多年的交往和友谊,这本书中披露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老教练发“红包”


 

 

从里约奥运会凯旋后,参加完中国奥运代表团总结、中央领导接见、奥运冠军港澳行等重要活动,郎平最着急做的一件事,就是请袁伟民吃顿饭。

 

 

时间最终敲定在今年9月的一天。在京的老女排队员也都受到邀请,曹慧英、李延军、陈亚琼都来了。不巧的是,孙晋芳回江苏了,杨希在外地,梁艳因皮肤过敏、张蓉芳因事遗憾错过了这次聚会。

 

77岁的袁伟民一出现,就笑呵呵地说:“女排夺冠,大家高兴,我来给你们发红包。”说着他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个大号信封,分送给大家。郎平喜出望外,急着要打开看,袁伟民望着她幽默地说:“我可没钱给你们发奖金,只好以这样的形式表示一下啰!”

 

原来,袁伟民退休后习练书法,大家早就想请他题字留念,但他总是说还没练好,不肯出手。这次他主动送上门,把郎平她们乐坏了。

 

袁伟民给每人写了两幅字,一幅是“中华魂”,一幅是“福”,题上了每个队员的名字,还盖上了“为国争光”的印章。

 

 

袁伟民预言“可能夺冠”


 

 

这次聚会上,袁伟民主动提起了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会遇到的“坎儿”。

 

 

他对郎平说:“你们小组赛输给荷兰队、塞尔维亚队,一度落到小组第四后,给我打电话的人中,为你们担心的多了起来,问我中国女排还有没有戏,怕你们连奖牌都拿不着啦!我说,照我看这支队伍还年轻,还没放开打。下面就看她们怎么打巴西队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什么都别想,放开打,把水平都发挥出来。巴西队志在必得,加上是东道主,又是淘汰赛,压力会很大。只要我们做好,完全放开打,就有机会。如果把巴西队赢下来,半决赛、决赛乘势而上,就有可能给你们抱回一个金杯哦!哈哈,哈哈。”袁伟民说起来很得意,因为结果后来被他言中。

 

郎平接过话茬儿说:“打巴西队这场比赛,赛前我们做了多少工作啊。我跟队员说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放下一切,什么都别想,轻装上阵,把自己所有的本事都拿出来!还有一条就是瞻前顾后、缩手缩脚、想赢怕输,死路一条!你们如果怕进不了前四名,那我告诉你们,我们已经死啦,害怕什么呀!大不了卷铺盖回北京。”

 

最终,在郎平的减压、鼓励下,中国女排如愿夺冠。

 

 

郎平曾担心被骂“叛徒”


 

 

2004年,郎平因为一件大事给何慧娴打了电话。原来,郎平接到美国排协邀请,对方希望她出任美国女排主帅。郎平犹豫不决,想听听老朋友的意见。美国排协给出的报酬非常优厚,从工资、住房、汽车到休假、国际旅行,很有吸引力。郎平内心很想去,不想放弃这次机会。

 

不过,郎平也担心,美国排协聘请她,肯定是希望她能带美国队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拿到好成绩,届时如果她带美国队在北京跟中国女排遭遇,那可怎么办啊?

 

 

郎平给何慧娴打电话,也是希望老朋友从侧面征求一下袁伟民的意见,以及国内排球界朋友们的看法。不过,在何慧娴看来,郎平是体制外的人,不存在请示领导的问题,所以何慧娴最终没有帮郎平去打听袁伟民和其他人的想法,也没给郎平回电话,而是希望郎平自己决定。

 

最终,郎平出任美国队主帅,而她不愿发生的一幕也发生了:2008年8月15日晚,中美女排在北京奥运赛场遭遇。赛前,郎平还笑嘻嘻地跟何慧娴说:“今晚中国女排一个小时就能解决问题。”这句话的意思是,郎平认为中国队稳赢。可是没想到美国队打疯了,中国队竟然输了。对这个结果,郎平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赛后都不知道该怎么走出体育馆。

 

而令郎平更为意外的是,从体育馆回到奥运村,一路上没有人指责她,相反都是给她的赞扬和祝贺。

 


李仁臣1983年任人民日报社评论部副主任,1986年起任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他撰写的评论、社论曾获中国新闻特等奖,著有专著《我在现场》。

何慧娴为编审、李仁臣为高级编辑,两人均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

 


部分文字、图片来源:北京日报、体育大生意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