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个人,N个号,包揽全城吃喝玩乐 | 自说

2019/9/18 10:43:35

一个人,N个号,包揽全城吃喝玩乐 | 自说

 


玩票的“总编辑”

 

黄浦区的写字楼里,一间敞开式办公室,十几名小编,一台PC、两部手机,构成了杨勇的编辑部。

 

 

在这里,每天要出品“微上海”“魔都吃货”“上海Bang”等一众微信公众号的推文,还有“上海热门资讯”“上海美食地理”“上海小资情报”等近十个微博账号的内容,面向共计400万粉丝。

 

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些账号的注册主体是同一家公司,而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就是杨勇。每天,杨勇都要花大量时间审核旗下微博、微信账号的发布内容,大到选题、标题,小到配图、表情包,逐一把关。“经常从早上8点,忙到晚上11点、12点,感觉连吃饭的时间也没有。”杨勇这样告诉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俨然一副“总编辑”派头的杨勇,其实并非科班出身。本科毕业后,他遵从父母的意愿考取了公务员,期间还脱产去北大读了研究生,专业是和新闻完全不相关的工程管理。

 

或许是对世界有更多的好奇心,又或许是长期混迹论坛养成了在互联网上发声的习惯,2011年,杨勇带着玩票的心态在新浪微博注册了他的第一个账号“上海热门资讯”,并在两年时间里积累了50万粉丝。之后,初尝胜利成果的杨勇一发不可收拾,又逐步运营起了“上海美食地理”、“上海小资情报”等一系列公共资讯类账号。从2014年起,他又开设了“微上海”等一众本地资讯类微信公众账号。去年,他离开体制,正式创业。

 

 


谁说吃货才能做美食

 

通过后台的数据分析,杨勇发现,在他发布的诸多本地资讯中,“吃”是普罗大众共同关心的话题:哪里新开了苍蝇馆子,最近又有什么人气美食……网友往往评论转发的热情最高。因此,他便以“吃”为切入点,化身“吃货君”带粉丝吃遍上海,并标榜“吃货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令人意外的是,对“吃”津津乐道的杨勇,自己并非一枚吃货。因为工作的关系,平时在家里随便几个菜就糊弄过去,在公司往往也是叫外卖解决。不过,若是要去外面搓一顿,他也有自己的讲究——得找一家口味、环境、服务俱佳的馆子。

 

在他看来,这种对“吃”的态度,恰恰也是社会上最大众化群体的一个状态。绝大多数人并不是美食专家,对食物也没有那么挑剔,他们只是希望在紧张生活之余能有个去处,和朋友把酒言欢,安抚自己的胃和心灵。

 

他把这些美食资讯都收集起来,不太专业,有点繁杂。但,想怀旧的时候有最地道的本帮菜,想撸串的时候有1%老饕才能找到的人气串烤,想小资的时候有轻奢的法式甜点,半夜饿了还有不打烊的深夜食堂。

 


做不了“个人IP”

 

为什么要做那么多相似类型的账号?

 

杨勇向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坦言,在注册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好玩,就把这么多名称全抢注了。其中不乏一些半路夭折的,但更多的在杨勇的坚持下茁壮成长。“上海热门资讯”最多的时候粉丝有50几万,其他几个账号也有二三十万粉丝。

 

 

据杨勇介绍,和他同时期杀入本地资讯类账号的人也有不少,但坚持下来的不多,“很多当时火过一阵的资讯类账号,后来却成了搞笑段子或是心灵鸡汤,有的干脆停更了。”

 

让杨勇坚持下来的动力,是一种类似“偷菜”的成就感,“开心网最热的时候,我会为了偷菜设置闹钟凌晨从床上爬起来。其实认真想想,偷不偷得到菜都是虚拟的,但当时大家一样乐此不疲呀!”

 

每天看到粉丝数慢慢增长,杨勇内心也有一份类似的快感。

 

运营慢慢上了正轨,赚到了第一桶金的杨勇对自己账号的前景和局限也逐步明晰,“专业度太高的内容我们没有能力去做,本地的吃喝玩乐市场也总是有限的,所以我们不追求把某个单一账号做到多大,而是通过多个账号,在本土市场全面铺开。”

 

如今,在第三方平台新榜的测评中,“微上海”公众号稳居上海民生类榜单前三,“魔都吃货”也能排进美食领域的前三名。

 

全网累计拥有400万粉丝的杨勇已成为货真价实的大V,但他笑称自己做不了那种“个人IP”。“我是网上活跃网下沉闷的人,也并没有那么鲜明的个性,还是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吧。”他有点腼腆地告诉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与2万名粉丝点对点

 

同时运营那么多账号,内容从哪里来?

 

杨勇表示,很多时候有赖于网友的“爆料”。

 

 

可能是得益于“上海热门资讯”这个名称“看上去比较官方”,在微博时代,杨勇时常能收到各式各样的私信爆料。往往他刚根据爆料内容编发了一条微博,就有网友给他发来进一步的消息。吃饭的时候、上下楼梯的时候、等公车的时候……在各种各样零碎的时间里,杨勇揣着一部手机,追逐着五花八门的热点。

 

做出一些影响力后,杨勇发现,自己的微博内容居然作为“新媒体信源”出现在了电视台的新闻画面中,带有账号水印的微博贴图也被本地都市报刊引用,这都让杨勇倍受鼓舞。

 

新媒体时代,分秒必争,突发事件发生时,一秒之差,可能就是几十万阅读量的距离。

 

杨勇深以为是。有时为了追求时效,他甚至顾不得语句是否通顺,只要自己判断事实准确、清楚,就直接发布。根据杨勇的经验,网友一般不会死磕语句和用词,“大家通常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接收最新鲜的资讯。”

 

杨勇告诉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第一次真正意识到社交媒体的影响力,是在2011年9月底一次地铁事故。当时,杨勇正在外地悠闲度假,忽然在后台收到网友的私信爆料。他迅速在微博上搜索消息进行核实,发现陆陆续续有网友发出类似消息后,他迅速编发了一条微博,“应该是同类账号中发得最早的。”杨勇颇为自信地说。此条微博文高达2千多万的阅读量至今未被突破。

 

为了更好地维系和粉丝的关系,杨勇用一部手机专门和粉丝互动。他在公众号中公布了自己的微信号,邀粉丝们爆料。

 

采访时,杨勇向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展示了部分正在进行中的私聊,对方有的是朋友的朋友,有的则素不相识,他们都把自己在上班途中、公司附近有趣的所见所闻分享给杨勇,而杨勇也尽可能与之互动。

 

在微信的世界里,杨勇化身为两个“吃货君”、一个“前线君”、一个“资讯君”,和2万名核心粉丝点对点交流,这也成为他一众账号始终如此接地气的理由。

 


内容劣势,绕不开的话题

 

自媒体做到现在,杨勇一直有一种隐忧:在内容作为知识产权的理念逐步明晰后,他和同行们的劣势会进一步放大。

 

他开始思考如何把内容做得更专业。短视频,便是其中的一个方向。下一步,他打算再招10名专人提升内容。

 

还是踏踏实实做原创。“这是所有新媒体账号都绕不开的话题”。杨勇说。

 

为了推出表达诚意的原创内容,杨勇也动了一番脑筋。一次,为了做一篇“魔都最好吃辣肉面的测评”,杨勇特意招募了10名粉丝,出资让他们每人品尝5碗辣肉面,并记录下真实的试吃感受:汤头浓不浓郁、面条劲不劲道,甚至连一碗面里有多少块辣肉,都逐一记录下来。

 

文章推送后,满满的干货让网友们大呼给力。“你花了多少力气,粉丝还是看得出来的。” 杨勇颇为得意地告诉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草根语言,解读城市发展

 

一些正能量的报道,几次及时的辟谣,以及对城市发展接地气的解读……杨勇做内容时的无心之举,得到了市委统战部、市网信办的关注。今年7月,他参加了由上海市委统战部举办的第一期新媒体(自媒体)负责人培训班,和其他54名新媒体大V一起交流、座谈。在随后国家统战部领导来沪调研时,杨勇也作为上海本地新媒体代表参会。

 

杨勇觉得,市民对公共政策一直都有求知欲,而他所做的则是用百姓的视角、草根的语言进行“翻译”。比如,上海市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上海2040)提出了“以15分钟社区生活圈作为营造社区生活的基本单元,在居民步行可达范围内,配备生活所需的基本服务功能与公共活动空间,形成安全、友好、舒适的社会基本生活平台。”在“微上海”公众号的推文中,他把“15分钟社区生活圈”转化成,“家附近800到1000米的地方”,“生活所需的基本服务功能与公共活动空间”也细化成了“学校、菜场、养老院,医院、银行、健身房……”拉近了与市民的距离。

 

随着影响力渐增,杨勇也开始反思,“有时为了追求一篇10万+的推文,会起一些惊悚的标题来夺人眼球,不免造成粉丝的误解误读。”令他感到沮丧的是,有几次明明初衷是为了辟谣,结果因为用词不严谨反而引起误会。为了避免这样的“误伤”,杨勇努力地规范着自己的用词,但他也强调,“用老百姓方式说话的初衷,是不会变的。”


(本文首发于上海观察,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栏目主编:刘璐   内文图:受访者供图  编辑邮箱:internetobserver@163.com) 图片编辑:周寅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