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进长征路|长征后的“长征”,也要好好走

2019/9/18 10:43:28

行进长征路|长征后的“长征”,也要好好走

在江西瑞金市区以东十几公里的叶坪乡黄沙村,有个瑞金家喻户晓的华屋小组,因当地居民多为红军后人也被称为“红军村”。93岁的尹带发娣坐在村口的小板凳上,盯着一辆辆大巴车拉过来的游客出神,当听到记者问道“奶奶,您知道长征么?您家里有红军么”,她有些激动,抓住记者的胳膊,身子微微前倾,操着浓重的客家方言大声说道:“我很可怜,我老公22岁就长征死了!”


在周围热心村民的“翻译”下,一个“一生守候”的故事徐徐展开。80年前的一个雨夜,13岁的尹带发娣怀抱襁褓中的女儿送丈夫华木森出征,从此天人两相隔。获知死讯的十年后,尹带发娣被迫改嫁。“家里人叫我改嫁,一开始我不肯,但活不下去啊!”事隔经年,如今已有些“糊涂”的老太太再次说起这段过往仍眼里仍泛着泪光。而直到49年后,等回一纸“烈士证”的那天,她才知道原来那次出发叫“长征”。

 


长征烈士遗孀尹带发娣 黄尖尖摄

 

壮士一去不复返


1934年,国民党部署第五次对苏区的军事“围剿”,中央苏区危在旦夕,红军进行战略转移,“扩大铁的红军一百万”的“扩红”运动开始。只有43户人家的华屋,家家户户投身革命,华木森和村里的17名青年一起报名参军。


长征出发前,他们在后山上种了17棵松树,同时约定:革命成功后要一起省亲故里;如果有人去了,活着的人要替阵亡的兄弟照顾好爹娘和这些树。但壮士一去不复返,17个年轻人全部牺牲在长征途中,年纪最大的35岁,最小的华崇宜只有13岁。


他们具体牺牲的时间地点不得而知,留给家人缅怀的,只有后山上如今已亭亭如盖的青松。沿着华屋后山向上爬,记者看到一棵棵苍翠挺拔的松树已连成一片。烈士的后人们分别为17棵树钉上一块小木牌,用红漆写上种植者的姓名,每到清明节,他们便来到这里,为亲人拔草、挂纸、点红烛,放上长长的鞭炮,以表怀念。

 


红军村后山上的烈士树 迟腾摄


华丕恢也是在那个雨夜告别了父亲华质彬。大雨中,不满10岁的他一边哭一边追着父亲跑,结果一别成永别,父亲再也没有回来。从此,没有改嫁的母亲裹着小脚一人支撑起整个家,华丕恢只能在每年的清明节,和母亲到山上的“华质彬”树前祭拜。直到过世前,他还一直嘱咐妻子胡冬地照顾好爸爸的松树。


又“红”又“穷”的华屋迎来了转机 


对于“家家有红军,户户是烈属”的瑞金来说,这样的“红军村”并不少见,华屋的“出名”不仅因为“红”,也因为“穷”。


村民曾经居住的土坯房 迟腾摄


因为父亲华质彬牺牲在长征路上,家里没有成年男性劳动力的华丕恢家便是典型贫困户之一,“我老公很小的时候就要去犁田,可是太小了不会犁,就在地里对着牛哭。”胡冬地一边说,一边用纸巾擦拭着桌面,然后小心翼翼地展开公公华质彬的烈士证。

 


胡冬地展示公公华质彬的烈士证 迟腾摄

劳动力缺失、交通闭塞、土地贫瘠等客观因素,伴随着这个村子从战争年代穷到了和平年代:家家户户都蜗居在小小的土坯房里,附近村庄甚至流传着“有女莫嫁华屋郎”的说法。而在华丕恢的孙子5岁的时候,他的儿媳妇就出去“打工”,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2012年4月,中央和国家部委联合调研组来到华屋,被“家家土灶台,户户木板床”的场景震惊。同年6月,出台了《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快完成农村危旧土坯房改造、农村道路建设等任务。于是在精准扶贫等新政策的支持下,村里实施危旧土坯房改造,在新址重新建设新楼房66套,华屋村民终于在2015年春节前搬出了土坯房。


“我的房子总价12.6万元,幸亏得到了社会和政府各方捐助。”胡冬地也在去年搬进了二层小楼,但因为儿子,孙子和孙媳妇都在外地打工,只住了胡冬地一个人的房子略显空旷。

 

未来的路也很长


在距离华屋15公里的瑞金市区红都大道上,每天来瑞金革命烈士纪念馆瞻仰的人不计其数。大理石的长征烈士名录墙上,一个个鲜红的名字镌刻其上。记者在那一片密密麻麻的方寸大小的名字中,找到了华屋的17烈士。


“我们很荣耀、很自豪,有游客问到红军村的故事,我就会讲。” 村口的一位大爷热情地告诉记者。现在的华屋的变化可谓“天翻地覆”,一栋栋白墙黛瓦的客家新屋,新修的水泥路通到小组的每家每户。而在客家新屋的旁边,有一排斑驳开裂的土坯房显得格外扎眼。村里的居民说,土坯房是特意保留下来的,是要“让华屋后代不忘本”。当然更多的作用是,经过打造后,它们将成为重要的红色旅游景点。

 

新盖的小楼旁还留着一排土坯房 迟腾摄

在村子的中央,有一个华屋综合文化服务中心,也兼任村史馆和烈士纪念堂,当大批的学习团、考察团涌入这个革命传统教育教学培训基地时,讲解员就会把17棵松树和7位烈士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地讲。

村史馆里的烈士简介 迟腾摄

 

村史馆旁边的农家院里,开了几家农家菜馆,还有几个参观团游客在吃饭。那一片崭新的白色小楼里,也隐藏着几十间客房。据村民介绍,村里还专门成立了华屋乡村旅游发展公司进行统一管理。在华屋综合文化服务中心的外墙上,写着“永远热爱党,永远跟党走”10个红色大字。

 

华屋综合文化服务中心的外墙上,写着“永远热爱党,永远跟党走” 迟腾摄

就像日落时分的一场雨把那一排排客家小楼的青砖白瓦洗得发亮,历史也在一次次洗刷中慢慢褪去颜色,只有那17棵青松和刻在石碑上的名字,铭记着80年前那一别的悲壮。但好在他们的后人,正慢慢慢慢开始了新的生活,就像当年那次出发,尽管前途未卜,但要信念坚定地走下去。

 

题图来源: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朱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