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论+】病人欠费逃走,医生反倒扣款?网友:这是什么逻辑?

2019/9/18 9:57:48

【舆论+】病人欠费逃走,医生反倒扣款?网友:这是什么逻辑?

病人花钱看病,医院收费治病,这是最简单的常识,但有医院竟玩出了“新花样”。

 

1

 

最近,网上曝光了一份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医院的“扣款明细表”,据称医院为了追讨病人的欠款,要求病人欠费金额的70%由主治医生负责,每月从医生当月绩效中扣除500元,直至扣完为止。

 

该表格中涉及了医生39位,医生扣款金额从数十元到数万元不等,其中需要扣费最多的是一位普外科医生,其收治病患共欠款18万余元,按照医生承担70%计算,该医生需要扣款12万7千余元,如果每月扣款500元,共计20年才能扣完这笔欠款。

 

医院负责人解释说:“如果病人因为特殊原因缴不上费,医生可以去医务科申请,但是有些医生因为疏忽没有申请,等到病人跑了才想起来费用没有缴。”因此,出台扣款规定是希望医生能够注意这方面的工作。

 

医生治病救人,还得倒贴钱,情节看似荒诞,现实中却并不鲜见。

 

《钱江晚报》也曾报道过,大年初一宁波一家三甲医院的十几位产科医生连夜救治一名高危产妇,四个多小时手术做下来,成功保住了大人和孩子;结果5天之后,病人跑了,欠下了2万多元的医药费。根据医院规定,欠费的20%要由科室承担,所以这几位医生就只能平摊了4000多元钱的医药费。

 

还有更多例子未见诸报端,只要在微博、知乎上随便一搜,你就能发现类似事件并不少见。

 

2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医院说扣款是为了提醒医生注意,但一扣就扣了12万,网友吐槽这种提醒“也太贵了吧”。

 

病人欠费逃走,的确可能是人品有缺。医院想追款,方法有很多,但无论效果如何,都不能拿主治医生“开刀”。

 

网友“密修蓝”表示不解:“医生给病人看病了,还要自己负责追缴病人欠款,请问,是不是以后不给病人看病了,就可以减少自己掏欠款的几率了呢?医生看病是靠技术吃饭的,难道还要学会如何追缴欠款吗?”

 

网友“KleineEule”还担心这会进一步引发医生人才流失:“要么政府买单,要么走司法程序,扣医生工资算什么本事?医生出人出力还得出钱,以后谁还敢当医生?”

 

长此以往,反过来还可能影响到其他病人。比如网友“木木小花田”就担忧:“以后一欠费就停药,合情合理,不然药给你用上了,病给你治好了,你跑路了,锅还要救你命的医生背。”

 

如此荒唐的逻辑,让人不禁对医院行政部门产生了质疑。网友“Garr3en”说:“这是公立医院医务科的不作为,明明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去追缴,起码能追回一部分吧。但是这样很麻烦,得准备各种材料给法院,还不如惩罚医生们,反正软柿子好捏。”

 

网友“吴小小S”也认为这是医院管理部门的问题,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分工也是明确的:“能不能让医生安心地给患者看病呢?能不能让医生安心地从事专业的本职工作呢?”

 

3

 

也许很多人会问,如今有了医保、新农合等保险,还有人会欠费逃走吗?

 

事实上,这种现象虽属个别,但放在全国范围内来说,欠费仍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钱江晚报》举例说,浙江两家知名三甲医院,已经有超过千万元的逃费。而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全国医院一年“三无” (无家属、无身份、无钱) 病人的欠费,则有三四十亿元。

 

除了“三无”病人之外,蚌埠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医务科一位处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欠费问题还有几类:“第一类,受医疗技术的限制,病人治愈后,与期望值不符,不愿意付医疗费,这是欠费比较大的一类。另外一类,由于意外、交通事故,还有打架等方方面面的纠纷,到医院看病后,付费的问题双方谈不好。甚至还有无主的,在街上突发疾病的病人,被120或是好心人给送到医院来的。”

 

这么算来,欠费的总额也许比三四十亿更高。

 

也许有人还会问,现在很多医院都是公立医院,为什么不能财政兜底呢?

 

“侠客岛”表示,许多公立医院几乎都是自负盈亏的状态,财政给予相当有限,大概10%都不到。除去医疗设备购置这些必要的开支,医院的建设、人员的工资,也全都是医院自行负担。

 

4

 

从经济方面考量,医院的确有追讨欠费的需要;但是否能从主治医生身上打主意?

 

《长江日报》指出,我国《劳动法》第八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时,应当如实告知劳动者工作内容、工作条件、劳动报酬,以及劳动者要求了解的其他情况。医院在招录医生时,肯定没有要求他们“追讨病人欠债”这一条。

 

《劳动法》第五十条还规定,工资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但这个医院把原本与医生无关的事情推给医生,并以此来克扣医生的工资,是与《劳动法》等法规相悖的,侵害了医生的权益,让医生感到心寒。

 

“中国网”更是将这一做法认定为“霸王条款”:“医疗从来就是一个社会话题,所以国家才会规定公立医院对于急难危症的病人,需要无条件收治。显然,责任主体是医院而非医生。更没有哪一款法律要求,病人的欠费要医生来偿还。医院称这是激励机制,但恐怕这样的措施只会事倍功半。试想,这样的制度执行之后,当医生接收病人时,第一时间不是想这个病人能不能治好,更关心的是病人到底能不能支付医药费。假如不能,不就成了一辈子的累赘?还不如想方设法不收治。”

 

5

 

其实这一难题,国务院早已通过《关于建立疾病应急救助制度的指导意见》作出过规范,但实操起来,仍有一些问题。

 

根据国务院《关于建立疾病应急救助制度的指导意见》要求,急危重伤病、需要急救但身份不明确或无力支付医疗费用的患者,其在医疗机构接受紧急救治后发生的急救医疗费用,将由专门设立的疾病应急救助基金予以补助。

 

但这一纸文件,并不能覆盖所有的欠费病人。

 

“侠客岛”认为,一方面这种申请的条件比较严格,另一方面如果地方财政困难,就比较难落实了。

 

《钱江晚报》也指出,如果病人身份明确的话,实在暂时无力承担的,可以申请减免或分期,乃至于申请政府补助。这体现的是治病救人优先的理念。国内建立的绿色通道和疾病应急救助制度,也是出于这样的人道主义考量。

 

但有一些恶意欠费者,也许人道主义行不通,只能借助行政手段来干预。比如在加拿大,在完善的公众医疗保险体系下,如果逃费,就要列入个人信用记录,影响生活的方方面面。

 

如“三无人员”的救治,也许还得借助社会力量来补充。就像“舆情日报网”建议,可设立“救助患者欠费蓄水池”,每个医疗机构建立一个救助患者的基金,政府财政应该尽可能多地向这个蓄水池里“灌水”,再就是募请社会慈善机构向这个蓄水池里“灌水”,甚至可以请知名企业“冠名”这个蓄水池……总之,尽可能地为此募集资金。

 

不管是病人恶意欠费,还是医院管理失误,医生都不应该成为“替罪羊”。我们常说,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医生何尝又不是呢?